2008年3月3日 星期一

一句話的人生


我是那種思想偶爾會陷入低潮的人,但靠著骨子裡樂觀(應該是吧)的天性,會在或長或短的時間裡把自己從黑黑的井裡拉出來,那條救命的繩索,通常是一句別人對我(們)說過的話,或是自己讀過的某句話。它們在不同的場合冒出來,像位神明聖水一灑的應付了我這無助信徒的所有焦慮、緊張、難過、以及即將不可收拾的淚水。

一句話比如:

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──尼采

我從今起要迎上前去!──徐志摩

生命第一個消息是活動,第二個消息是搏鬥,第三個消息是決定──徐志摩

最痛苦的這一分鐘總是會過去──唐英美(高職導師)

我知道浮生若夢為歡幾何,我也知道在幾十寒暑的生命中不能夠真的留下什麼──居里夫人

Tu n'as rien à perdre(沒有什麼可損失的)──劉俐(大學老師)

或者我乾脆就是樹枝,我以前睡在黑暗的殼裡──海子


你說連海子的詩也出現了?其實不怪,只要在心中將它念誦一次我總是自然會透過那根「樹枝」找到安定的能量。

大抵以上的「一句話」多用於勵志敦勉,而且不少誌於我的國中時期。不過,我最近發現到生命中還有另外的一句話,扮演事件的推手,當我如今偶然思量起過去的歷程,才漸漸體認出這道理:我的人生在許多時刻裡其實受到了一句無足輕重的話而改變。

是不是這樣……

2 則留言:

alice 提到...

或者我乾脆就是樹枝,我以前睡在黑暗的殼裡──海子
這一句我也感覺很受用~

Rosine在他方 提到...

此兩句出自海子的〈明天醒來我會在哪一只鞋子裡〉,詩中的這一小段如下:

或者我乾脆就是樹枝
我以前睡在黑暗的殼裡
我的腦袋就是我的邊疆
就是一顆梨
在我成型之前
我是知冷知熱的白花 #


這是一個謙卑生命所做的自我想像,在成為一朵花之前,我們曾躲在泥土裡,在大地的懷抱中。
然而,海子是用「或者乾脆我就是樹枝」,不必是沾晨露的花朵,不要是甜美的果實──願是一根樹枝就好。。。

海子是否到底是悲觀的?老早。